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关于联盟 联盟工作 联盟成员 WAPI产业链 WAPI专题 行业资讯 咨询测试 WAPI互操作认定 招贤纳士
 
 
 联盟活动
热点新闻
市场推广
国际拓展
成员交流
技术交流
 
成员交流
我把青春献给你——八年,相伴成长
 
认识WAPI产业联盟是2009年初,那时刚刚毕业一年的我在一家癌症医学学会工作。一次偶然的简历投递,我来到了这里,一干就是八年……
 
初见,年轻的联盟
 
 
三位同事两位领导,不大而简洁的办公室,一个年轻的只有三岁的联盟。在我的眼中,WAPI是一个神秘的高科技;联盟是一个充满朝气充满挑战的组织。
 
入职一周我便迎来了联盟三岁生日,作为联盟有史以来第一位“市场”工作人员,只会PS条幅的我硬着头皮开始做设计,做出了联盟第一张生日卡,同时组织了“植树庆生”活动。那一年,北京还不知道什么是雾霾,我们和几名成员简简单单种了20余棵柏树。但从此之后,“用植树来庆祝联盟生日”成了我们的传统。十余年来,我们已组织数百名成员在北京种下了4000多棵树苗,为北京环境做出了小小贡献。如今,最初的纤纤细苗已长成巍巍大树,联盟这个步履蹒跚的孩子也已成为翩翩少年……
 
懵懂的我,像八爪鱼一样工作
 
 
2009年第四季度,我开始了联盟铁人十项工作拉练:产学研交流会、军方培训会、商用密码十年成果展、商务部援外培训、联盟全体成员大会、成员交流活动、风起云涌颁奖典礼、联盟测试实验室成立、手机入网检测、会员服务部建规建制、组建《在路上》编辑部……一个个不可能的任务接踵而来,一项项“挑战”让我几近崩溃。我和同事们一个萝卜N个坑,哪里需要堵哪里。每天都像八爪鱼一样挥舞触角,每只触角都大刀破斧的开垦出一条新路,但经常八条爪儿都不够用,于是我渴望自己是千手观音!某同事的橙色条纹上衣成了噩梦,每当他穿起这件衣服,必然加班到凌晨4点+……但恰恰是这段“不见天日”的时光,让我和联盟一起快速成长,联盟资金少,我们就自己动手:从自学Indesign排版到撰写新闻,从活动策划到执行,从解放军叔叔到亚非拉各国同志,从What’s  WAPI到Who’s 联盟……每天,我都面临无数个Deadline,无数遍念起“规则、流程、时间点”的咒语。但值得庆幸的是,从一开始,主管领导就要求每项工作全部规范化和流程化,从源头和流程开始梳理和“抠嗤”,当时痛苦到极点,但后
面却因此受益匪浅。我们在这个专职化秘书处的种磨练中,也成为了专业化、职业化的人。
 
记得2009年国家开始支持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时,我们经常参加工作汇报和交流会。那时面临的最多的问题是:你们到底是联盟还是协会?当时我特别不明白。为什么总这么问啊?这两个有什么区别啊?但这个问题在我们介绍“我们是国内首家自成立之日起秘书处全部采用专职化专业化人员的联盟,基本依靠产业服务能力实现自给自足”时得到认可和肯定。慢慢我才明白,像我们这种联盟在那时本来就特别少,靠自给自足活下来的更少,活着还能实实在在推动标准产业发展的则少之又少。
 
在这样的联盟虽然累点儿,但它让我发现了新的自己、挖掘出好多连自己都不敢想的潜力。潜移默化的,后面在面对工作还是生活困难时,我很少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而是“我试试”。试的结果发现:原来好多事情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难。把好多没做过的事做成了之后,自己也变得越来越自信了。
 
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好神奇啊。但八年之后,回头想想,联盟对咱们国家来说本就是一个新事物,既没有先例可循,也没法照搬照套国外的那些经验。所以,别纠结叫联盟还是协会,关键是想干什么、能干什么和能干成什么。既然命运把我放到这个圈子里了,那就和小伙伴们一起好好摸着石头过河,去探索和实践。我想,这也是咱们第一批试点示范的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应该肩负的职责和使命。
 
蜕变,我们一起长大
 
 
再后来,联盟的业务越做越深入,服务越来越被产业所认可,工作板块划分得越来越细致,联盟越来越专业。
 
2015年,我们搬进了500平米的新办公室,有专业独立的测试实验室,联盟人过得不再像原来那样饥寒交迫了,于是有更多高精专的小伙伴们加入了进来。
 
人多了,虽然还是忙,但我们的加班比原来少了。领导说:加班是联盟初创期的产物,虽无奈但必须如此,因为只有产业好了,联盟才能好。现在,联盟和产业一起度过了那段最最艰难的时期,WAPI已进入了规模商用期,希望大伙能继续和联盟一起,在有序中稳步发展,做受人尊重的职业联盟人,慢慢过上体面的生活。
 
十年,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转眼间,联盟这棵小树已进入第十一个年头。我有幸和爱TA的人们为它培土施肥、和成员们一起体会TA的酸甜苦辣。
 
工作中,我身边有让我尊重和学习的榜样:耄耋之年仍关心支持产业的专家院士,15年NGO组织经验的第一批联盟从业者和领头人,为无线网络和网络安全技术标准奉献自己青春年华的技术领袖,屡遭挫折永不言退的不老传说……这些男神女神们,在联盟这棵大树下走下神坛,他们有血有肉,有情有义,待我如亲人如朋友,无论是在专业、眼界、还是做人方面,都让我受益终身……
 
联盟产业组织这个第三类职业,托着渺小的我站到树顶一窥产业全貌,让我发现了一片新的世界:
 
在这里,市场,不再是一城一池的产品和销售,是放眼和布局全产业利益的大市场;技术标准,不再是科学家关起门来的自娱自乐,而是要赶紧完成成果转化,去保卫国家网络安全的实实在在;联盟,不是为某家厂商牟利的代言人,而是团聚产业创新力量一起实现创新梦想的公共服务载体……
 
八年来,我笨拙的学着用“我是联盟、不是政府、不是企业”的视角去观察产业市场、组织竞争前的协作,多维度辩证的去处理问题。讲真,只要不存私心,联盟人还真心就比其他职业人活的纯粹点儿。这点小确幸,经常让我心生喜悦,有“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中”的超然。
 
24到32岁,我有幸在最美的年华遇见最好的人和事,和产业、联盟一起奔跑、成长,在不平凡的路上携手向前。
 
2017年,WAPI产业联盟十一岁了。
 
可否相约,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电话:010-82351181/82357730   传真:010-82351181 Ext.1901  邮箱:wapia@wapia.org; wapi@wapia.org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7号量子芯座1608室 邮编 :100191